首页>玄门妖王>第486章 坟头撒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6章 坟头撒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宋宏远一愣,连忙朝着四周看去,看到了身后的那十几个坟头,顿时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惊恐道:“我……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在房间里睡觉吗?”

  一开始,宋宏远有些懵,当看到葛羽的时候,还以为葛羽是因为今天晚上自己约会的事情要收拾自己,可是当看到那些坟头的时候,便不这么想了,可是这会儿他竟然有些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地方的。

  就在这时候,宋宏远觉得嘴里有些血腥气,还有些苦涩,很不是滋味,当下朝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借着惨淡的月光,这才发现自己嘴里吐出来的都是血沫子,再一看自己的双手,全都是鲜血。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手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宋宏远再次惊恐道。

  “刚才你突然大半夜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木楞愣的就往外走,我还以为你是去了厕所,等了一会儿没回来,就追了出来,发现你朝着这个小树林跑了过来,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就跪在这坟头前面,不知道从哪里捉来了一只野山鸡,在那生吃,满嘴血糊糊的,还将我吓了一跳,你真的一点儿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葛羽朝着他旁边那只被啃了一半的野山鸡瞧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宋宏远倒吸了一口冷气,简直不敢相信葛羽的说的话,可是看到地上那啃的血糊糊的野山鸡和自己双手上的鲜血便不由得不信了。

  此刻,宋宏远的心中忐忑不已,更是惊魂未定,他努力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下来,仔细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

  葛羽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过了好一会之后,宋宏远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我回去之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当时很困,却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走了出去,出去之后,那人一直带着我走……后面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葛羽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的坟头,问道:“今天晚上,你带着那个女生出来的时候,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对鬼神不敬的事情?”

  “没有啊……我就带他来到这个小树林里,当时好像有些尿急,就找个个地方撒了一泡尿,还没有怎么着,你带着那个保安就找了过来。”宋宏远道。

  “那你在哪里撒的尿?”葛羽又问。

  “好像……好像就在这附近……”宋宏远朝着四周瞧了一眼,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当时太猴急了,随便找了地方就尿了,也没有注意这边有坟头,黑灯瞎火的……”

  葛羽冷笑了一声道:“你在死人的坟头撒尿,坟头里的那位没有弄死你就已经很好了,幸亏我来的及时,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你的意思是说,我刚才是被鬼给带过来的……中邪了?”宋宏远瞪大了眼睛道。

  “你以为呢?”葛羽白了他一眼,说道:“起来吧,回去洗洗,赶紧睡觉,以后要想玩就在村子里找个地方,尽量九点之前回去,这地方荒山野岭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越是人烟稀少的地方,也越容易滋生邪祟,人少的地方阳气重,阴盛而阳衰,以后别往这种地方跑。”

  “葛队长还懂得这些事情?”宋宏远吃惊道。

  “略懂,我没跟你开玩笑,下一次你再被脏东西缠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好自为之吧。”说着,葛羽从身上摸出了一张辟邪符,递给了宋宏远。

  “这张符你拿着,贴身放好,这几天晚上就能睡个好觉了,等你回去之后,那脏东西便不会再缠着你了。”

  宋宏远将信将疑的接过了葛羽的黄纸符,好生的收了起来,连忙起身,离着这些坟头远了一些,大晚上的,看到这些坟头真是瘆得慌,要不是葛羽在这里,自己突然醒来,非吓疯了不可。

  随后,葛羽便带着宋宏远重新折返回了住的地方,宋宏远简单洗漱了一下,再次睡了过去。

  刚才宋宏远明显是被鬼给上了身,他在那鬼物的坟头上撒尿,那鬼物就是过来报复折腾他的,被鬼上身之后,运气会很背,身体也会虚弱一段时间,所以,宋宏远一回去,就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葛羽以为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然而仅仅是一个开端,后面的发生的事情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第二天大家伙起床,吃罢了早饭,众人再次找了一个山坡写生,早晨起来的时候,葛羽看到宋宏远黑着个眼圈,明显虚弱了很多,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弱了几分,葛羽也懒得管他,省的这小子精气旺盛,大半夜的又跑出去跟那女孩幽会。

  这次学生们写生的地方是在一个小山谷之中,画架子摆了一片,众人或坐或站,有说有笑,画着远处的风景。

  这两天学生写生,总能吸引很多附近的村民过来围观。

  大多都是些闲着没事儿做的老头老太太,可能觉得稀奇,跟看西洋景似的。

  葛羽特别关注了一下宋宏远找那个小女朋友,晚上看不太清楚,白天去看的时候,发现真的挺漂亮,虽然比不得苏曼青那般出色,但也是美女一个,宋宏远并不是美术系的学生,就坐在那个女生的身边,给他递画笔,送颜料,一副狗腿子的模样,不过这小子今天精神不佳,坐在那里一直哈欠连天,明显是被鬼上身的后遗症。

  下午的时候,突然又多了两个老太太,过来看这些学生娃画画。

  其中有一个老太太,引起了葛羽的注意,那个老太太的头发乱糟糟的,身上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阴气,眼神有些阴仄,裹着小脚,看上去起码有个八十来岁,脸上的皱纹堆累,像是晒干的橘子皮一样苍老。

  葛羽感觉这个老太太应该是个修行者,或许就是当地的神婆之类的。

  在一些偏远的农村,基本上十里八村的都会有一两个神婆神汉之类的,哪家里的小孩吓丢了魂儿,都会找这些神汉神婆帮忙,很容易就能解决,不过这些人的修为普遍不高,葛羽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