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门妖王>第494章 计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4章 计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葛羽接下来又问了那老太婆几个问题,那老太婆一一作答,果真是被那两个老鬼给吓惨了,不敢再有丝毫隐瞒,更不敢再对葛羽说一句脏话。

  这两个老鬼可比他的儿子恐怖多了。

  这下好了,他儿子没有合葬不说,就连魂魄都被葛羽一把离火给烧的魂飞魄散,也是它咎由自取。

  而葛羽也通过那老太婆的叙述,搞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事情的起因,还是要从第一次葛羽寻找宋宏远和荆艳松的那天晚上开始。

  宋宏远为了跟荆艳松幽会,将她带到了埋葬着刘寡妇儿子的坟头附近,刚走到这里,宋宏远就感觉有些尿急,黑灯瞎火的也没有看清楚这地方有一个坟头,直接就将在这坟头上撒了一泡尿。

  而这刘寡妇的儿子,生前就比较偏执,好吃懒做,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娶上老婆,甚至连个女人的手都没有碰过,再加上这个刘寡妇十分彪悍,跟周围的邻居也不和睦,经常因为一件小事情就骂街,名声很不好,即便是有哪家瞎了眼的姑娘看上了刘寡妇的儿子,也不敢嫁入刘寡妇家的门,如果嫁给了刘寡妇的儿子,光是这婆婆谁也忍受不了,还不得三天两头的受这强悍婆婆的气。

  而刘寡妇的儿子年纪这么大了,还一直打光棍,又没有什么本事,也不想跟村子里的其它年轻人一样出去打工,受不了那个苦,天天缠着自己老娘给自己找个老婆,他老娘也是无计可施。

  刘寡妇的丈夫死的早,家里也没有什么积蓄,想要给自己这个好吃懒做的儿子找个媳妇太难了。

  于是,刘寡妇的儿子就将怨气都撒在了亲娘身上,三天两头的吵架,半年前,刘寡妇的儿子跟亲娘吵架,吵的急眼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瓶农药,让刘寡妇赶紧给他找个老婆,要不然就喝农药自杀,刘寡妇那性子也是够倔,以为是儿子吓唬自己,便让他喝,说你不喝就不是我儿子。

  哪知道这个刘寡妇的儿子还真就彪呼呼的喝下了农药,口吐白沫,还没有送到医院,人就死透了。

  这刘寡妇的儿子横死,心中的怨气很大,死了之后还是闹腾,刘寡妇经常半夜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儿子半夜在院子里哭,怪她没有自己讨一个老婆,说她这个当娘的没用。

  刘寡妇吓惨了,天天担惊受怕,而死去的儿子一直都没有放过她,三天两头的在院子里哭哭啼啼。

  直到前几天,刘寡妇的儿子又来到了院子里,跟刘寡妇说他看上了一个女人,就在村子里,让他的娘赶紧将那个女人给他送过去,要不然就让刘寡妇下去给自己陪葬。

  刘寡妇知道儿子的脾气,那是啥事儿都能干的出来,为了逼自己给他找个老婆,彪呼呼的连农药都敢喝。

  刘寡妇害怕了,白天就按照儿子说的那个女人的模样,带着神婆去找,而刘寡妇的儿子看中的那个女人就是宋宏远的小女朋友荆艳松。

  那天晚上,宋宏远在刘寡妇的儿子坟头撒尿,刘寡妇的儿子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那个小女朋友荆艳松,一直念念不忘。

  而荆艳松也的确是长的漂亮,唇红齿白,皮肤细腻,人也高挑,这城里的姑娘,就是长的水灵。

  但是刘寡妇的儿子也嫉妒宋宏远,觉得宋宏远不该有这样好看的女朋友,就折腾了宋宏远一下,第二天半夜的时候,将宋宏远给勾了出来,折腾了他一番,还附在他的身上,捉来了一只活的野鸡就啃,要不是葛羽跟着宋宏远一路走过去,还不知道闹出什么乱子来。

  刘寡妇是真的担心儿子会害了自己,于是就找到了村子里的神婆,帮自己拿个主意,还塞给了那神婆自己所有的积蓄五百块钱,那神婆也是见钱也看,便答应刘寡妇做这件事情。

  那天白天,葛羽便看到刘寡妇带着神婆去了那些学生写生的地方,那神婆故意靠近了荆艳松和宋宏远那边,偷偷的取了荆艳松的几根头发,半夜施法,将荆艳松给控制住了,约出了宋宏远到了那个山坳处。

  然后刘寡妇就找到了自己丈夫的五个兄弟,劝说他们帮自己这个忙,还威胁他们说,如果不帮忙的话,自己的儿子就会找他们,折腾的他们家里鸡犬不宁。

  刘寡妇家里闹鬼的事情,村子里的人是人尽皆知,跟刘寡妇家住的近的人,半夜的时候,也能够听到刘寡妇的儿子在院子里哭诉。

  刘寡妇丈夫的那几个兄弟也怕,这一合计,便决定帮刘寡妇完成儿子娶媳妇,合葬的愿望。

  那天晚上,一行人就躲在山坳处,等神婆控制着荆艳松带着宋宏远一过来,便有一个人从后面偷袭宋宏远,将他打晕了过去,造成了荆艳松被人掳走的假象。

  然后他们那些人就将荆艳松带走,藏在了刘寡妇家的地窖里面,当天晚上,那两个女老师报警,引来了警察搜山,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荆艳松被藏在了村子里,这挨家挨户的去找也不太现实,于是躲过去了这一帮搜索。

  等那些搜山的警务人员一走,刘寡妇便招呼人,将荆艳松带到了自己儿子的坟地面前,挖开了墓穴,由神婆做法,让荆艳松跟自己的儿子举行了合葬。

  当时,葛羽用草人摄魂术找到刘寡妇家里的时候,荆艳松已经被带到那个坟地旁好一会儿了,当时荆艳松的气息还留在刘寡妇家里,让草人摄魂术有了一些延迟。

  还好,葛羽最终还是找到了这里,如果再晚上十几分钟,等荆艳松的魂魄飘远了,她就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

  别看这刘寡妇没有什么文化,但是这计划却是安排的十分周详,差一点儿就将自己都给骗了。

  这些人着实可恨,不过刘寡妇的儿子更可恨,它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被葛羽烧的魂飞魄散。

  但是这些人又不能这么放了,毕竟差点儿将荆艳松给害死,于是葛羽决定报警,让他们去吃几年牢饭,也算是罪有应得。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